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沿河 » 乌江文苑 » 散文
让乌江里的浪花洗涤我的灵魂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小时候,家乡虽然离乌江只有五公里,由于隔着几座山,却从没有见过乌江的模样,乌江里的浪花。只是在虚幻的梦里一次次描摹乌江的壮美与雄奇。

十二岁的时候有一个周末,父亲进县城办事,将我带在一起一同进沿河县城,终于在沙沱终于见到了乌江,第一次见到乌江,我以贪婪的呼吸乌江清新的气息。蓝蓝的江面,大小滩头,浪花的飞舞使我心潮起伏。站在渡口的边沿,沙滩背面浪花一波一波腾空而出向岸边涌来,好像要把过河的人拽进怀里感受它的浪漫。

第二天中午我和父亲从县城返回家中的时候,走到乌江沙沱渡口,有一群男女躺在渡口不远处暖暖的沙滩上晒太阳,有十多个小孩在乌江里嬉戏追逐,吨船上有位老船工和一位远方的客人说,这些乌江边岸的人,每一年的夏天男男女女每天都会在下午到乌江里洗澡,享受河沙的清凉,此时,我和父亲多想钻进乌江洗掉身上的污垢后,躺在沙滩上享受一下河沙裹在身上的感觉,可惜都是旱鸭子,只能将那点渴望深深的埋藏在心中。

我爬过家乡很多座山,见过很多口山泉,见过很多卷舒飘逸的云,却从没有感受过乌江雄奇险秀。此刻,我多想把自己相融在乌江与山峡两岸的蓝天之间。

乌江山峡里的浪花、沙滩、帆船、白鹭……是一幅绝美的图画,在我的心中乌江是一片神秘的境地,让我神迷,局促,喘息,向往……

面对乌江飘溢的情境,我多想剪一叶河风,拭去父亲为家庭奔波的疼;摘一朵浪花,洗去父亲暗藏的殇。乌江滚滚,浪花朵朵,在灵魂的暗夜里,我多想点燃一盏盏渔火,把家庭的阴霾照亮。把儿时紧闭的快乐之窗匍然打开,让日益纷繁沉重的心事、记忆中的尘埃、郁结的苦闷……象乌江鱼一样从胸腔蜂拥而出,然后被心灵的宁静收藏。

面对乌江,我的矜持不在,而是以欢呼,以跳跃,以屈膝下跪的姿势,找回儿时的童真与纯朴。

乌江两岸的河沙坝,一枚枚小小的鱼蛋壳,是大自然恩赐乌江的礼物,我来不及惊叹,来不及捡拾,一朵朵浪花猛然扑来,瞬间将我的心绪带走。我多想抓住一朵浪花,可它却突然碎了,从我张开的手指间,翩翩地飞去。只有一个浪,一个浪从我的身边奔向河心。一个浪,一个浪,向大海奔流。

长大后,才知道尘世飘逝的云烟、每一秒的渴望,人的一生会不会如同乌江里的浪花,退去了再次涌来。

在乡镇工作了十几年,终于调进了县城,随着年龄增长,回味今生遇到的许多事情,比如梦想,比如友情亲情,比如工作生活,比如家庭琐事,有时总会被猝不及防猛然带走,那些或喜或悲的往事,就像浪花退去后的沙滩,只留下残缺不全的鱼蛋壳,美丽而易碎。

浪花时而沉默,风平浪静,骤然间又高亢激昂,波涛汹涌。面对乌江的静蓝、幽深,我的胸口有时感到像鹰翅和马蹄那样震荡。

现在,每一天跨过乌江,每一次行走在乌江湿地公园,当我面对乌江静听浪花声音的时候,我感到我是多么渺小,一些愿望和憧憬又是多么的浅薄和卑微,那种有时看不起人,渺视一切的行为是多么可悲可怜。

每当我看见乌江里一朵朵欢跳的浪花,我的灵魂又被浪花的旋律引领,好像冲出一扇禁锢的门,撕开蓝天,以膜拜的方式升华成生命的一面旗帜,蔑视尘世间的一切沧桑。

在人生的命脉中,当我面对乌江里浪花欢畅的那一刻,所有的伤感、抱怨都会绝尘而去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