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沿河 » 乌江文苑 » 散文
情系清明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情系清明

◆杨洪


一日,陪女儿上街,她突然在一家店前停住,“爸爸,那白色的东西上拴了红色腰带的是什么?”随她指的方向望去,才明白她问的是“清”,清明节坟上挂的清纸。“那是在清明节人们用来缅怀先烈、祭奠亲人的。”“爷爷要么!”女儿的话让我想到了已去世十八年的父亲,想起了父亲去世前后的清明。

孩提时的我对清明节几乎没什么印象,如今想来,也许那时因父亲是一个小小的泥水工包工头,家景还可以,不愁吃不少穿。直到1996年夏天,幸福的童年生活随父亲的去世而定格。父亲去世后的生活明显感觉到了艰辛。每年清明节还没到,就数着指头盼,因为那天,母亲会早早的煮好饭,炒上几块过年都不舍得吃的熏肉来祭奠父亲。我们四姊妹便疯抢那熏肉,甚至大打出手,直到出面母亲协调。

记得有一年,早饭过后,母亲带上炒好的肉,领着我们四姊妹去上坟,那年我十三岁,妹妹们还在打打闹闹,开始懂事得我心情却有些沉重。到了坟前,帮母亲把父亲坟头的杂草拔干净,把祭奠的碗碟摆上,倒好酒,烧上香,挂上清,母亲便叫我们跪在地上,而后她就哭了起来,我们也跟着哇哇地哭。于是,清明节在记忆中变得清晰起来。

这样过了五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师范学校,对清明也有了新的认识。这天不仅仅是祭奠亲人,同时也是悼念给了我们和平、幸福生活的先烈。学校期间,学校每年都要组织去周逸群烈士故居参观,缅怀先烈,他们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教育了我,明白了好日子的来之不易。于是,清明节在记忆中变得沉重起来。

转眼间,我参加工作已有十二个春秋,生活逐渐变好,母亲被我接到城里一起生活,每年清明节将至,她都会再三叮嘱,要去父亲坟前烧纸、上香。今年,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我与妹妹早已约好,清明节之前一定去看看……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