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沿河 » 乌江文苑 » 散文
行走桃花源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行走桃花源 (组章)

 

花开,临风而舞

摘一片桃叶顺流而下,在一个寂寞、幽深的地方,在一个沾满诗意和酒味的园里,心,渐渐脱去层层包裹的俗事,于一个炎热的下午临风而舞。

我知道这样日子和心境,我需要一个园子,一个能安抚躁动和静养心灵的园子。桃园处处是美景,美景深处叶是诗。跨越时空,千年的桃花开在搁浅之岸,千年的守望悬在南山之巅。心,柔柔的,仿佛横卧在青翠欲滴的桃叶上小憩。

拾级而上,层层摹拟的梯田呈几何图形展开,石刻的琴、棋、书、画折射智者的灵光。流水潺潺,山烟袅袅;阳光点点,白云悠悠。微风过处,有缕缕音符伴着花香涉水而来,如梦、如幻、氤氲在这片静谧而和谐的水域。所有的触觉和视觉一片空白,在物我两忘的境界中涅槃。

伫立树下,聆听尘世物语,花开的声音洞开时空的防线,一阵阵漫过无尘的心灵,将躁动的思绪安顿。

等待,千年的姿势

书中延伸出来的守望,滚过童年,走过青年,涉过脚下的雨雪和风霜。我不知道眺望的线条竟然在这个下午猝然终结,让我伸出多年的双手温暖无比,疼痛无比。

为了这次牵手,我等待了千年。

撑一支长篙,溯流而上吗?

握一把锄头,沿溪而行吗?

赶一群牛羊,踏歌而舞吗?

就让我做一个渡者。载一斗米,从清晨出发,去慰问那一抹绯红的夕阳。尔后,满载一船琴声,于桃花怒放的夜晚归家。

就让我做一个耕者。从东晋的桃源出发,沿着陶公的足迹,用锄头挖去世间的荆棘。尔后,背一阵带露的琴声,于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归家。

就让我做一个牧羊人,烧毁手中的长鞭,让所有的禁锢从此烟消云散,让所有的自由重获新生。空气,在无遮无拦的苍穹里流淌。

如此,我的双手,便不再冰凉;牵手的姿势,在时空中定格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空灵,斑驳的琴音

是谁,拨弄斑驳的琴弦,释放忧国忧民的情愫?

是谁,解开了仕途的缆绳,踏上了南山的清幽?

是谁,端起了月下的酒杯,饮下了一生一世的愁绪?

宫廷远在千里外,愁绪节节苦自流。空谷的回音里,茅草在低舞,枝条在和拍,阵阵琴声蜿蜒、缠绵在阡陌、稻田。仕途太难,唯有偏安一隅才能心清神静。

寻一块石板坐下吧,找一间茅房躺下吧,任时间之水淹没仇恨,任琴声之韵梳理愁绪,纵然风雨欲来,如烟如雾的音符也能幻化出一个太平世界。

风声,雨声,琴声在诗意地交融,在恣意地横生。

家事,国事,天下事在物我两忘的境界中眉目分明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孤独,诗意的耕者

拨开卷帙浩繁的史册,检点广袤的大地,没有哪一方土壤如此肥沃。

千年的桃树,开满千年的诗花,芬芳出千年的佳话;

千年的跋涉,长满千年的苔藓,铺满千年的守望;

千年的躬耕,匍匐成千年的历史,绵延千年的意境。

水草杂糅的诗歌啊,跳出落寞的心境,将往事覆盖。独留一脸的悠然,于阡陌田园游荡。

孤独,提炼出愉悦;

孤独,独出了深度;

孤独,读出了高度。

千百年后,谁能解?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醉了,碎裂的黄昏

风雨桥醉了,茅屋醉了,夕阳醉了,醉在东晋的宫殿,醉入历史的洪荒。

在这个僻静的清幽之地,不知,谁还醒着?

是谁,栏杆拍遍,惆怅百转?

是谁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?

是谁,不屑五斗米,拂袖而去?

金銮殿太高,高过了现实的高度,高过了想象的高度;

还是陈年的佳酿好啊!躲进茅屋,星月相伴,几口下肚,天地留香。

黄昏,在酒后的氤氲中,层层碎裂。

 

转身,或者回归

转身,回望。一道极具诱惑的石门,关闭了思绪的闸门。

门外,残阳点点,一群时尚的潮人在广告牌下,舞蹈。

你去哪里?

问住了行人,也问住了脚下的路。

我僵硬的手指拨不开,凌乱的语言,

唯有跟在时间的背后,随夕阳西沉。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