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沿河政务 » 乡镇短波 » 沙子镇
沿河县沙子镇驻村干部邓洪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为邓洪在给村民的空心李树剪枝。

      深秋时节,走进新农村示范基地——南庄村,只见道路宽敞、干净;村民笑逐颜开,一派和谐静谧的景致。在村寨中穿行,极富民族特色的房门上贴着温馨的提示语:“有事请打电话……”下面书写着“干群连心室”字样。谈到该村的变化,村民提到最多的一个人是邓洪,并亲切地称呼他“邓老师”。
      48岁的邓洪,自2012年12月县教育局在该村建立“干群连心室”以来,便长驻在这里,扮演了“老师”、“雷锋”等多种角色,深受群众的好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田间地头的“老师”
      该村以“空心李”而闻名,驻村干部邓洪深知,栽种空心李靠的是技术,没有技术,空心李的产量不高,群众收入自然不多。为了让村民科学种植,邓洪通过看书、观相关视频学习后,然后走到田间地头指导群众栽种,有时,他还要亲自示范,细到施肥、剪枝。每一道程序,他都先在自己果园里做试验,然后再把经验传授给大家。为此,村民都称他为“专家”。“邓老师,你去帮我看看我的肥料上得适不适当。”“邓老师,你去给我看看,枝是不是要剪得再稀一点……”。忙的时候,每天有10多个村民来找他。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他都要亲临现场加以指点。在他的悉心引导下,今年的果树种植比往年要规范得多,大多数农户的收入较往年都有增加。
      尝到丰收甜头的村民都说:“邓老师就是好啊,不但帮我们想办法,还常常帮我们干活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庄村的活“雷锋”
      “邓洪是新时期的雷锋”。这是村民们的共识。该村村民田玉华更是深有体会。今年五月的一天早上,邓洪像往常一样在村里走访,到田玉华家时,见他老俩口愁眉苦脸地在屋檐下坐着。直觉告诉他,这家人应该遇到了什么难事,于是便坐下来与他们交谈。
      在交谈中得知他家今年种的蔬菜丰收了,可因销售和劳力问题而高兴不起来。虽然家里养了两头猪,但吃不了多少,眼看着就要血本无归,他们不知如何是好。邓洪听后,立即动用他的人脉资源为其找销路,过不多久便找到了买主,该镇中学要。他立刻将这一喜讯告诉了老两口,老两口的高兴劲就别提了,可转眼又沉默了起来。几百斤菜,怎样才能弄到镇上去呢?邓洪看出了他们的心思,便叫他们把菜收拾到路边,他回家开三轮车来拉。
      当他拉着满满一车菜到学校时,老师们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,校长问他:“几天不见,做起生意来了”?邓洪淡淡地说:“闲着没事,帮他们拉来”。
      像这种为村民解急难的事,对邓洪来说不胜枚举。空心李上市的季节,有些不在路边住的老年人,常常卖不完,他便帮助联系买家。受到帮助过的村民黎英更是念念不忘。前不久,她家杀了一头大肥猪,可是市口不好,剩了200多斤鲜肉。邓洪知道后,主动为其联系买家,不但卖了,而且还卖了个好价钱。有的人不理解,问邓洪,这么辛苦为什么。他笑着说:“村民挣钱不容易,能帮他们找一分钱是一分钱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多村民的“引水人”
      今年七月,持续干旱让南庄村的人畜饮水陷入困境。该村仅有的几口井陆续干涸,驻村干部与包村干部、村干部开始了漫长的送水历程。
      在给该村渝前组的一次送水过程中,邓洪听一个老人说,寨子旁边有一个深坑,里面可能有水,但从没有人下去过。邓洪听后异常兴奋,鉴于坑内的情况无人知晓。邓洪立即找到了与他熟悉的冉啟中,要他带去察看究竟。
      他们来到坑边上,只见坑沿口被荆棘包围,邓洪将耳朵贴在地上,隐约听到了水滴的声响。于是他拾起一块石头抛进去,嘭嘭地响了五、六下才停止,由此他推断,坑很深,里面有水的可能性很大。回到连心室,他把要下坑找水的事告诉了包村干部和村主任,他俩并不十分赞成,原因是这样做很危险。可是一想到村民到处找水未果,他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。于是他买来吊绳,与10多个村民来到了坑边。村主任黎万成拿起绳子就往自己身上拴,邓洪见状,一把拦住对他说:“让我下去,于是拽过绳子就拴在了自己身上”。10多个村民拉着绳子,慢慢地往下放,过了10多分钟,邓洪看到了清泉,他如获至宝,在坑底欢呼了起来。回到地面,他立刻打电话向单位领导汇报,领导说只要有水,投入再大也要把它引上来,并让他立刻写报告。
      第二天,一台大扬程的水泵,300多米长的水管等设备从县城运送到了该组,他带领几个人下到坑底安装。不到两个小时,一股清泉就被引到了寨子中间,整个村寨成了欢乐的海洋。村民们都说:“要不是邓老师,我们真不敢下去”。说着,一阵开心的笑声在村寨跌宕、回响。
      问及村民称呼老师有何感受时,邓洪笑着说:“在学校,学生叫我老师,是尊重;在这里,村民叫我老师,是情感。我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在这里与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这种情谊,淳朴、真挚”。说着,笔者看到了他脸上写满了满足和难以言表的成就感,在秋阳的朗照下,是那般的美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报记者   陈 顺   杨再成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