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资讯 » 今日沿河
沿河:一口刀人下山记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搬到新家的一口刀村民肖登强把“印桶”等农耕工具摆放在帮农饭庄,让城里娃体验背水艰辛。

“站在高山上,低头思故乡。离开可爱的家乡,来到这个孬地方。”曾经多少个日子,袁新芝“受不了山里的穷”,独自跑到山顶上,用豫剧曲子自编自唱,边唱边哭,直到泪干、词穷。

眼前是重重大山,山下是浩浩乌江。山河辉映,景致独特。“这里的石山,长不出‘致富果’。”袁新芝说,再美的风景,也舒缓不了她对脚下这片土地的失落和对老家的思念。

袁新芝是河南开封人,在广东打工时,认识并嫁给了一口刀人。11年前,袁新芝随丈夫初次回到一口刀——沿河自治县思渠镇的一个土家族聚居村。一口刀,地如其名,11个村民组散落在形似一把菜刀的陡峭山峰中。

这是什么样的一口刀?

山路曲折又难行。“腰里别着一口刀,日起陡子上高毛,转过坳口到龙湾,日落万丈下凉桥。”这句当地广为流传的顺口溜,说的是走完一口刀村的陡子、高毛、坳口、龙湾、凉桥几个组,要花一整天时间。

以前靠天吃水难蓄水。高山之下800米是乌江,看得见水却吃不到水。背水,是一口刀人的头等大事。印桶(一种木制的背水工具),是每家最重要的家当。每天天不亮,村民就背着印桶在泉眼边排队守水、背水,背一趟得三四个小时。

满目皆是山,遍地都是石。全村人均耕地半亩多,且九成以上的耕地是25度以上的坡耕地。在高毛组,34户村民轮耕一丘不到两亩的田,一户种一年,34年一轮回。

“一山难养一山人,必须下山,才能摆脱祖祖辈辈的穷。”村支书朱永学说,国家改革开放,让一口刀人第一次有了出山机会。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开始走出去。最多时,全村八成左右的壮劳力常年在外务工。

“打工也要有文化。”高中毕业外出务工的王朝志明白了一个道理:教育,是断穷根的好路子。1993年,他毅然回村创办小学,一干就是26年。

10多年来,一个又一个扶贫工作队走进一口刀,修了路,打了井。村民试过发展核桃、空心李、中药材等产业,但自然条件太差,最后都没成气候。

一方水土养育不了一方人,怎么办?当地政府对一口刀实施了易地扶贫搬迁政策。

200多公里外,铜仁市碧江区,当地政府帮一口刀人建了新房。市、县、镇三级党委和政府派了驻村干部,搬前做村民思想工作,搬时分批统一接送,搬后帮助解决就业就学等,扫除了搬迁群众的后顾之忧。

2017年以来,全村先后搬迁6批,222户872人住进新家,其中贫困户71户276人。

告别穷山僻壤,搬进城里生活,一口刀人在适应、在改变——

袁新芝再也不会坐在山头哭,十几年来第一次主动联系娘家人,邀请他们来新家做客;

肖登强开起了“一口刀帮农饭庄”,请的10个帮工都是同村人,给他们每人每月发3000元工资,还管饭;

朱进华在一个新建小区当保安,每个月有了固定收入,从家骑车去上班只要几分钟;

朱翠花得到了一个公益性岗位,她的孩子在附近的小学、中学读书,与城里娃娃一起上课;

年过六十的田桂花开始注重穿着打扮,学跳起了广场舞,准备在城市安享晚年……

一口刀人,正在开创属于他们的新生活。

记者手记

一口刀折射贵州易地扶贫搬迁奇迹

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,所面临的诸多脱贫攻坚难题是“世界级”的,必须用“世界级”的办法去应对,易地扶贫搬迁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招。

贵州贫,很大程度上贫在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。中央提出“易地搬迁脱贫一批”的部署后,省委、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,抢抓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,实施了贵州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。

全省“十三五”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实施总规模为188万人,搬迁人数在全国位居第一,其中,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50万人,整体搬迁自然村寨10090个,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完成全部搬迁任务。

用3年多时间,搬迁188万人是什么概念?要知道,三峡工程移民安置140万人,持续了18年之久。有人说,贵州正在创造中国易地扶贫搬迁的奇迹。

这奇迹,离不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,离不开党中央、国务院作出的正确决策部署,离不开省委、省政府运筹帷幄、协调各方,这是全省广大干部群众发扬新时代贵州精神,苦干实干的结果。

站在历史的坐标上,顺着时代发展的方向,我们希望能为贵州的易地扶贫搬迁记录真实而客观的一瞬,一口刀,正是一个时代的见证。

改革开放给了一口刀人走出大山的机遇,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给了一口刀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希望,而一口刀人不甘贫穷、敢于改变命运的精神,正是求变求富的力量之源。

搬离穷窝,过新生活。不计其数的“一口刀”,构成了贵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伟大实践,勾勒出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。(成嘉廷 田方 邓刚 周麟宇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